煙水寒

烟水寒, The Glory of the Sunset

電影長片 首映於 1977-01-01

就讀醫學院七年級的葉一誠(秦漢飾)性格開朗活潑,雖然家境富裕柔,卻沒有絲毫富家子的惡習,他與任職貿易公司的陸築玲(甄珍飾)相戀五年,感情很深。一誠由於實習課程忙碌,約會總是遲到,築玲雖然生氣,卻又忍不住被他逗笑。

假日,一誠約築玲外出烤肉,電話碰巧被築玲的弟弟翔生(湯志偉)接到。他覺得一誠有種富家子的優越感,聽到姐姐說沒有,便煞有其事地引用莎士比亞的話:‘愛情使人盲目! ’此言反倒引來陸父(曹健)揶揄:‘自以為聰明的人常常表達錯意見。 ’翔生質疑一誠為何不向姐姐求婚,分明是自以為了不起,築玲卻說自己自食其力,並不急著嫁人,此言令心疼女兒的陸父十分高興。築玲、一誠與同學出外烤肉,男生們光顧著玩,累了就要吃烤肉,並說:‘女生本來就該做飯! ’築玲不以為然,故意不理會男友請求,一誠禁不住同學嘲笑回答:‘她將來一生都要為我煮飯! ’此言引來築玲氣憤,丟下烤肉忿忿離去。暗戀一誠的女同學(周丹薇)不明白他為何喜歡這性這麼強悍的女生,一誠卻是滿臉笑意。

築玲將隨總經理(江明)赴美國、歐洲考察業務一個月,她滿心以為是個好機會,但一誠卻表明‘不同意’。築玲不明就裡,一誠直言:‘總經理年輕又未婚,青年男女結伴旅行,名義上是經理與秘書,別人還以為是渡蜜月呢! ’築玲認為男友不可理喻,兩人越吵越大聲。此時,一誠的父親(魏蘇)與母親(張冰玉)出現打圓場,葉父聽完原委,表示支持兒子決定,勸築玲大不了辭去工作。築玲對葉父的態度很反感,指出原來兒子跋扈,全是來自他父親的遺傳,說完掉頭就走。葉父一心要殺築玲銳氣,妻子見他固執己見,只能搖頭嘆氣。其實,葉父一路栽培兒子進入醫學院,凡是都替他決定,唯獨築玲是一誠自己的選擇,卻也令父親最不滿意。 ‘將來有你的罪受! ’葉父聽到兒子喜歡築玲‘獨立有自信’,更是怒火中燒,決定要與陸家夫妻見面。陸母(盧碧雲)接到葉母電話,邀請兩人到家裡見面,陸父以為對方要為兒子提親,但納悶為何是到男方家中。葉父見妻子不開口,便自顧自指責陸父教女不周,嫌築玲說話沒禮貌、目無尊長、更當面指責自己不講理……陸父忍住怒氣答:'女兒在家一向知書達理,因為家人都講理,除非是環境的關係……'陸母想阻止丈夫,無奈已經來不及。葉父願讓一誠、築玲訂婚,但條件是必須辭去工作,以符合葉家家規。然而,陸父卻稱憲法保障女子工作權,且不須高攀葉家,談判不歡而散。另一方面,一誠繼續與築玲溝通,見女友執意出國,他只好訴諸多年感情,築玲因此更不解男友為何不相信自己。兩人不知不覺談到婚事,一誠稱半年後畢業自立,才有資格向築玲求婚,他深信女友不會離開自己,並非是優越感作祟,而在於兩人深厚的感情。說完,一誠便咳嗽不止,他笑說自己胸口有點痛,大概是感冒。築玲赴國外出差,時時不忘與一誠通電話,只是一誠的咳嗽遲遲未癒,令她有些擔心。期間,總經理頻頻向築玲示愛,但她卻絲毫機會不給。一誠的咳嗽越來越嚴重,身型也消瘦不少,他化驗咳出的檢體,竟發現自己可能罹患肺癌!一誠清晨返家,故作輕鬆道:‘昨天晚上我在醫院作了一個實驗,證實有“癌”的細胞。 ’葉父不待兒子說完就接口:‘這年頭什麼都不怕,就怕說“癌”。一個老朋友健康檢查時發現肺癌,從檢查出來到辦後事,前後不到三個月……’‘吃飯時不要說這些! ’葉母制止丈夫繼續,一誠則表情尷尬:‘我說的就是我自己。 ’為求確認,一誠在父母的陪伴下請教授(陳又新)作切片,答案也是肯定,並且希望他盡快開刀作治療。築玲返台,送給一誠一對泥娃娃,他雖然心情高興,但身體卻虛弱許多,一誠解釋是為寫畢業論文而消瘦。翔生同學的姐姐和一誠是同學,築玲由此才知男友患病的消息,趕緊衝至開刀房外守候。一誠手術後,病況稍被控制。此時,葉家父母卻到陸家提親,稱兒子目前正在靜養,最需要精神上的鼓勵。然而,築玲的父母不願女兒嫁給癌症病患,弟弟翔生更直言是‘沖喜’,葉父更說若女兒得癌症,對方會同意親事?就算女兒願意,他也絕不答應!一誠在築玲的鼓勵下完成學業,但他卻在此時不告而別。一誠在留給父母、築玲信中寫到,不願讓最愛的人看到自己病重痛苦、苟延殘喘的樣子,於是決定選擇到優美的地方,靜靜面對死亡。就在大家遍尋不著時,一誠已搭火車遠離台北,沿著北海岸旅行。他無意間遇到一位急性盲腸炎患者,但當地衛生所的醫生出差,尚沒有執照的一誠只好冒著違法的風險開刀。事後病患獲救,護士(譚艾珍)請一誠留下資料,若有緊急病患也可求助於他。一誠離開後,護士想起刊登在報紙上的尋人啟事,趕緊緻電葉宅。葉家父母及築玲知道消息,立刻趕到一誠暫住的海邊小屋,築玲更要他兌現結婚誓言。婚禮上,陸母心疼女兒,不禁悲從中來,難過得泣不成聲。婚後,一誠買下海邊小屋,除到衛生所看病,就與築玲過著甜蜜的漁村生活。夫妻倆與當地人相處融洽,一誠也成為大家口中的名醫。築玲父母來訪,一誠向岳父母表達無盡謝意,陸父見女兒婚姻幸福,更願將壽命分與女婿。不久,築玲懷孕,一誠知道消息,每天都沉浸在快樂中。無奈,一誠的病正悄悄加重,他有時會痛得睡不著,但為了不讓妻子擔心,他只得偷偷為自己打止痛針。大雨的冬夜,一誠在築玲陪同下冒雨看診,惡劣天氣使病情加重,身體虛弱得幾乎不能行走。兩家的父母、一誠的同學及村民們紛紛來到海邊小屋,一誠雖然很想看孩子出世,但沉重的肺癌卻令他好夢難圓,在眾人的注視下離開人間。

(資料來源:百度百科)

電影金句

得獎記錄

得獎

1978 金馬獎 15 屆 最佳錄音 林焜圻

1978 金馬獎 15 屆 優等劇情片 永昇公司

入圍

1978 金馬獎 15 屆 最佳女主角 甄珍

1978 金馬獎 15 屆 最佳美術設計 王童

錯誤回報
內容說明
錯誤等級
建立日期錯誤敘述回應日期回應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