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陷夜中環2

情陷夜中环2

電視連續劇 首映於 2006-05-29

在八十年代,香港經營當鋪的江蘇和在廣州當女工的董知書是典型的中港婚姻。二人婚後,仍然相隔兩地各自生活,知書先後為江蘇誕下大女兒江海潮及小女兒江海瀾,知書對沒有生下兒子而內疚,但一雙女兒生得聰明伶俐,標致可人,總能令大男人的江蘇展露笑容,知書簡直當一雙女兒是心中瑰寶。

經多年的申請,知書和兩名女兒終獲得來港的單程證。就在知書歡天喜地的帶著分別五歲及三歲的女兒到深圳火車站,準備來港定居之時,卻遇上賊人搶手袋,知書極度無助之際,幸得當時在深圳的香港過氣警察崔志文見義勇為,挺身幫忙,二人追賊而去,留下海潮照顧海瀾。偏偏這時竟有人乘亂將海瀾拐走,姐姐海潮本來是可以大聲叫「救命」的,但在電光火石間,海潮竟然沒有作聲,就這樣眼巴巴讓海瀾被帶走了!知書只有帶海潮來港定居,每年上大陸尋小女兒,但海瀾像是人間蒸發般無法尋回,令知書的心上有一片揮之不去的陰霾,經常發惡夢。海潮長大後,亦有內咎感,總覺得是自己的責任令妹妹失蹤!

匆匆廿載過去,當日被拐走的海瀾,輾轉被一對國內的胡姓醫生夫婦所收養,且養育成人!雖然養母對海瀾視如己出,悉心栽培,還讓她就讀戲劇學院,可是海瀾對養父母一直保持距離,因為她明白自己並非二人親生女兒,還是保持適當的距離比較好!她對姐姐則懷恨在心!

江蘇的生意越做越大,並得香港大地產商齊百川的提攜,在地產市道上大有斬獲,還獲得「釘王」的美譽。雖然環境轉好,但他仍住在舊居,貪其風水好。多年來,知書用盡方法,也沒有海瀾的任何消息,引以為憾,夫妻間亦因此感情有裂痕,江蘇更在外面養了一個小情婦,名叫黃紅紅,此人貪得無厭,不時擾騷知書,圖令知書知難而退。但知書不想家庭再遭拆散,不惜忍辱負重,啞忍一切。 知書有苦無路訴,常與相交二十年的崔志文喝茶聚舊。志文本是一名過氣的警察,平日喜順口開河,但有義氣。養育兩名前同居女友所遺下的一雙子女:崔小鳳及崔小龍,但兩人都讀書不成,並不長進。崔志文對知書十分愛慕,只是相逢恨晚,知書的心思都放在家庭上。志文當然不敢造次,只得把愛慕知書之情隱藏心內,樂於在知書身旁充當好朋友的角色。

海潮亦因為失去妹妹而自責,篤信天主教,以極端虔誠的律己態度去過活,以贖罪心態去過自己的人生,圖以清洗自己的罪孽,海潮大學畢業後,當上了見習律師,與齊震宇拍拖。一次,董知書回國內尋女,遇上嚴重車禍,身受重傷,因她是罕有的負O血型,其主診醫生正好是海瀾的養父,想起了海瀾也是同一血型,便叫她來捐血救人。母女憑此相認。此時,海瀾正處於人生的低潮,本來被導演看中了選定為一齣電影的女主角,卻被好友駱天怡出賣,以卑鄙手段搶了她的角色。海瀾覺得自己在國內難有發展,遂別過養父母,隨知書來港。她在港重逢姐姐海潮,縱然海潮處處相讓,但兩姐妹間的嫌隙從未因此而消解。她甚至把姐姐的男朋友齊震宇搶過來,海潮也相讓,不反對,希望能補償海瀾的一切。

齊震宇原來是富商齊百川的養子,齊百川尚有兩名兒子,分別是性格霸道的齊震東及優柔寡斷的齊震南。震東自視為齊氏集團的接班人,目中無人,但求成功,不擇手段,更視震南及震宇是自己事業的絆腳石,諸多挑剔。一次,震南在收回舊樓發展的過程中,弄出了人命,惹上了官非,幸得震東及崔志文的傾力相助,終把事件擺平。志文更因此被百川招攬當其私人保鑣,二人成了朋友。震東官司得勝,眾人開心慶祝。之後震東對海瀾表達愛意,但被拒,於是強姦海瀾。事後,知書得知,怒不可遏,執意報警把震東繩諸於法,但遭江蘇極力反對,指要保住女兒的名譽,不能讓此事件曝光。其實,江蘇親往與震東擺牌,他並非為女兒出頭爭取公道,只是藉此獲取利益而已。兩人之後更加緊互相勾結!知書得知真相,忍無可忍,加上黃紅紅搞事,遂與江蘇離婚。崔志文即追求知書,成就一段黃昏之戀。

海瀾亦因一而再被親人出賣,思想偏激,覺得這個家欠她實在太多了,她決定要用盡一切方法出人頭地,取回她自己應得的幸福!她憑震宇的女友身份,進入齊氏集團工作,伺機向震東報復。這時,駱天怡亦來港,出盡法寶,認識齊百川,並勾引了他,成為他的情婦。震東曾經出面阻撓不果,但天怡卻因此懷恨在心,暗地買通愛滋辣妹與震東一夜春風。天怡為求取代齊髮妻周慧清的地位,不惜用計害死慧清!震東十分悲慟,海潮因與震宇分手,也十分落寞,遇上了同樣失落的震東,二人酒後糊塗,搞了一夜情。事後,海潮竟有了身孕,震東亦樂於迎娶海潮。眼見海潮嫁了震東,海瀾覺得不能倚靠震宇,把心一橫,毅然和震宇分手,並橫刀奪愛,把齊震南俘擄過來,迅速成婚,進入齊氏集團的核心。

志文得百川之助,開辦物業管理公司,並與知書成婚,如願以償。另一方面,天怡嫁齊百川後,氣焰一時無兩,準備逐步控制齊氏集團。她與海瀾展開了鬥爭! 海潮懷孕期間,震東被驗出患有HIV,大受打擊,自暴自棄,海瀾乘機把他踢出董事局。震東決定另起爐灶,要求震南給他一大筆錢往南美發展!震南極力反對,二人發生爭執,打將上來,震東擊暈震南,知書趕到,大驚,海瀾為救母,不惜用刀插死震東。知書愛女心切,決代海瀾認殺人罪。震南則成為植物人,無法作證。震宇四方奔走為知書辯護,可是知書堅稱自己是殺人兇手,震宇亦無奈。 此時,齊百川突然猝死,遺囑將大部分家產給天怡,眾譁然,海瀾、海潮等人不惜對簿公堂,反對天怡承繼齊氏集團。原來天怡在百川改立新遺囑時,收買負責律師馬佐治的助手思思,讓思思幫她篡改遺囑。經過多番努力,志文成功說服思思,給他未經篡改的遺囑影印本,欲通知海瀾。此事給天怡得悉,買兇殺志文,志文慘死,遺囑影印本不翼而飛。後來海潮順利產下男嬰,但因親眼看見志文中槍死亡,患上重大創傷後遺症,以致精神錯亂。震宇受百川之託,不能讓駱天怡搶走齊氏集團,所以他用盡辦法,終令駱天怡在集團的股份全部轉讓至海瀾名下的公司。海瀾頓時成為齊氏集團最大服東兼主席,但震宇完成任務後,還是沒有跟海瀾一起,而是選擇獨自離開香港。不過,海瀾和震宇都知道對方是自己的最愛。在震宇離開香港前,駱天怡假裝精神病院的護士,把震宇引來,在震宇離開時,開槍殺死震宇。海瀾雖然有名有利,但心中有悔,尤其母親為己入獄,令她良心不安,最後交代所有事情,然後往自首,還母親知書一個清白,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負上責任。齊氏集團再次交回到已康復的海潮及震南的手上,家族事業得以穩步發展。

(資料來源:維基百科)

電影金句

錯誤回報
內容說明
錯誤等級
建立日期錯誤敘述回應日期回應內容